FPX“失意五人組”加冕新盟主

  曾經常坐替補席,為了冠軍可以放棄薪酬的打野高天亮(ID:Tian),一直被嘲諷為“混子中單”的金泰相(ID:Doinb),常因失誤被噴的ADC林煒翔(ID:Lwx),日常謙遜,被低估的上單金韓泉(ID:GimGoon),比上單更默默無聞的輔助劉青松(ID:Crisp),FPX戰隊把5個失意的人,湊到一起,卻成了FPX最正確的選擇。FPX5人組證明了自己,在巴黎領獎臺上大聲呼喊“我們是冠軍”。

  高天亮

  地下室里訓練出的世界賽FMVP

  高天亮如今站到英雄聯盟的世界賽獎臺拿起冠軍獎杯,成為世界冠軍打野選手。就在一年半以前,高天亮還在YM戰隊的地下室訓練室里默默訓練。

  高天亮曾經是人大附中的尖子生,如果好好讀書,很可能考入國內頂尖名校。為了追尋職業夢,在不足17歲時,高天亮毅然來到YM戰隊,成為隊中的打野選手。當年同他一起來YM戰隊的還有“黃金左手”之稱的卓定(ID:Knight)。高天亮是有天賦的,但是卓定的天賦更引人關注:高分路人加入職業戰隊后,打了不久就打上韓服第一。YM戰隊的老板劉謀(ID:PDD)也自認“很偏心”,卓定太出色了。相比之下,他就沒那么看好高天亮。“那時高天亮雖然也有天賦,但是年紀太小,太情緒化,需要時間的磨礪,才能打更好的比賽。”劉謀花費了更多的心思去培養卓定。那時,卓定拿到YM戰隊300萬一年的簽約金,而高天亮只能拿到5000元或10000元的月薪。

  因為YM戰隊曾經走出多名頂級職業選手,所以很多LPL的戰隊紛紛向卓定投出橄欖枝,而高天亮卻無LPL戰隊愿意收他。兩人同時進戰隊,但受重視程度卻有著天壤之別。卓定被眾多頂級戰隊爭奪時,高天亮只能默默地在地下室的訓練室中更努力地訓練。高天亮能走上LPL賽區,還是自己爭取的結果,他默默找到劉謀,說出了自己的愿望:“Knight能夠去LPL的時候,希望能把我也帶走。”

  劉謀看到了高天亮想要打LPL的渴望后,將他和卓定送到了SNG戰隊。卓定很快成為戰隊的實力中單,戰隊的核心,而高天亮大多時間都是坐替補席。直到今年加盟FPX戰隊才大放異彩。他的到來也拯救了FPX戰隊的頹敗之勢——FPX戰隊在2018年一直在季后賽邊緣徘徊。而今年,FPX猶如浴火重生的鳳凰,一飛沖天,先是拿到春季賽季軍,夏季賽一舉奪冠,如今又成功拿下世界冠軍。

  FPX出征S9全球總決賽前,劉謀就曾到戰隊探班,并放出豪言,與老東家iG相比更看好FPX戰隊有望奪冠,如今劉謀的預言也成了現實。作為高天亮前老板,劉謀對高天亮的表現非常滿意,“他真的可以。第一次打世界賽,就打得這么好,沒有丟我的臉。”但對于自己沒有找到高天亮的“使用說明書”,如今劉謀也非常后悔,“如果有可能,我愿意以五倍的價格把小天贖回來。”

  在本屆全球總決賽中,高天亮表現非常亮眼。多次拯救戰隊于危難,有7場比賽他都拿下MVP,拿下世界賽的FMVP也當之無愧。曾經在地下室里默默訓練,沒人疼愛的高天亮蟄伏了一年半的時間,終于證明了自己。“此前大家都在說我的打法像其他職業選手,但我覺得,我就是我,與其他人都不同,我就是Tian。”

  金泰相

  不想回韓國賣土豆絲和泡菜

  在拿下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冠軍后,FPX戰隊的中單選手金泰相(ID:Doinb)也受到了更多的關注。就像他奪冠后說的那樣,“此前沒有人看好我,知名中單選手只有Caps、Faker和Rookie。這一次我終于證明我也可以帶戰隊走向勝利。”

  金泰相是韓國人,但在此次全球總決賽接受采訪時,跟在他身邊的是一個中國翻譯。而且他全程都是用漢語交流,韓國媒體采訪他時,他用漢語回答后,才想起要講韓語。他是韓國選手在中國的代表,但他是從LPL出道的。

  2015年金泰相以高分路人身份加入QG戰隊,開始了職業生涯。2018年,他曾在RW戰隊效力一年,年底來到了FPX戰隊。做職業選手多年,金泰相的目標一直是成為比李相赫(ID:Faker)更優秀的中單。但是命運總愛開玩笑,與他同一水平的職業選手都曾進過全球總決賽。只有他,四年時間里,每次都與全球總決賽擦肩而過。“我不想回去賣土豆絲和泡菜,我就想去世界賽”,進全球總決賽成了他的心結。蟄伏5年,他終于如愿闖進全球總決賽并一舉拿下冠軍。

  金泰相在追逐冠軍的路上有使不完的精力。職業選手每天要訓練近10個小時,很多選手因為訓練時注意力高度集中,訓練一結束就要去休息、睡覺。但這些人在金泰相面前絕對不敢稱自己有多努力。戰隊下午兩點開始訓練,金泰相經常早上八九點鐘就會起床,開直播跟粉絲聊天的同時打幾局排位,一直到正常訓練開始。晚上訓練完,其他選手都準備休息了,金泰相還會開一兩個小時直播,打幾局排位再休息,他有時休息時間甚至不足5小時。FPX戰隊CEO李淳非常佩服他的努力。

  金泰相是直播界的“秀兒”,他總是借助戰隊其他選手的名義向陌生排位隊友夸贊自己,“在你們面前的是2017年常規賽MVP、2018年常規賽MVP第二名、2019年常規賽MVP,去年洲際賽的克烈,今年洲際賽的潘森。”如今金泰相拿到全球總決賽冠軍后,非常驕傲地在這些前綴上加上了“S9泰坦,S9冠軍中單”。

  在冠軍獎牌掛到脖子上后,他的眼眶濕潤了。“想要對去年的自己說,堅持一下,冠軍夢會實現。”隨后,金泰相宣布了更重磅的消息,“這可能是我職業生涯最后一場比賽。”在拿下最高榮譽后流露出退役想法,原因是金泰相的身體已經不能再支持他做職業選手了。早在一年前金泰相就一直處于傷病狀態,脊椎傷情很嚴重。去年,金泰相就打算退役,但因為妻子的鼓勵,他才咬牙堅持了一整年。如今是否會退役,還要等他回國開直播時具體說明。

  金泰相雖然是韓國人,但是卻很愛中國,娶了前DNF中國解說糖小幽做妻子,在各大世界比賽接受采訪時都會用流利標準的漢語回答。奪冠后接受采訪時,被問及對于韓國賽區選手來中國打比賽有哪些建議?金泰相非常認真且嚴肅地回答道,“如果是想來LPL混錢,那就不必來了,我們不需要。”一句我們,表明金泰相有一顆中國心。金泰相是否會退役還是未知,但可以確定的是,他一定會始于LPL,終于LPL。

  劉青松

  下路組合親密度最低的輔助

  談起劉青松這名選手,好像在職業聯賽中的存在感并不高,戰隊成績不夠理想,自己也低調,所有不論正面、負面新聞,都很難有他的身影。就像他所在的位置——輔助,默默無聞地為戰隊付出。

  劉青松讓人印象最深的是他經常變換的ID名。從出道時對動漫癡迷而起的Kuroko,到以自己姓名首字母命名的Lqs,再到打上LPL聯賽后的Pinus,如今的Crisp是他用得最久的ID名。

  2014年,16歲的劉青松成為OMG戰隊的二隊選手,最初做職業選手時年紀小,劉青松更多是跟著混日子,大多時間都在看動漫。隨著年紀增加,劉青松從二隊到次級聯賽再打入LPL賽區,他也在成長,不只是外表上的成熟,技術上的精湛,更多是心智上的轉變,劉青松逐漸明白了職業選手的責任。如今劉青松對自己要求越來越嚴格。“一旦認定了目標,就要做到,做不到絕不放棄。”

  劉青松在今年最大的改變是,不再與林煒翔如連體嬰式的存在。他變成了全LPL下路組合親密度最低的輔助選手。搭檔多年的下路默契,讓林煒翔學會了安全發育,為隊友爭取更多打架機會,劉青松會在比賽前中期積極尋找游走機會,和金泰相、高天亮組成FPX戰隊招牌的野輔聯動及中輔聯動。在今年的春季賽和夏季賽常規賽中,劉青松一次MVP都沒有拿到,但是他沒有沮喪,因為他深知輔助選手的職責就是幫助戰隊走向勝利。夏季賽他拿到了總決賽的MVP,如今在世界賽中他終于等來了全世界的關注。他驕傲地說,“全場都在吶喊Fun Plus的感覺太好了,希望明年他們還能為我們吶喊。”

  金韓泉

  曾在次級聯賽掙扎的韓國外援

  1995年出生的韓國選手金韓泉,雖然還未滿24周歲,卻有6年職業生涯。比他出道時間更晚的李相赫(ID:Faker)已經是韓國英雄聯盟的代表人物。2019年前,金韓泉對自己的職業生涯的評價為“沒有特別大的意義”。

  2013年,金韓泉在TAL戰隊開始職業生涯,在韓國做職業選手一年,多以二隊隊員和替補身份出現在大眾視野。2014年11月,金韓泉遠走他鄉,來到中國,成為韓援大軍中的一員。他來到了中國的次級聯賽的戰隊,次級聯賽的生存條件是非常艱難的,工資低,沒有職業聯賽那么多的比賽可打,加之韓國選手語言不通,飲食也不太習慣。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,金韓泉撐了下來。金韓泉說:“如果讓我再去次級聯賽打一次,我真的不想體驗那種生活了。”如果要再回次級聯賽,金韓泉曾說會選擇放棄職業生涯回國服兵役。但現實總是殘酷的,2017年4月,在中國努力兩年半后,他卻回到了起點。戰隊降級的那天他在微博用韓語發了一個詞:人生。

  金韓泉最終沒有回到韓國,在次級聯賽中撐了下來。2018年,剛剛建隊的FPX發掘了金韓泉,那年他許下新的目標。“感覺職業生涯到現在為止都沒有什么特別大的意義。這次想拿一個好成績,給自己的職業生涯帶來特別的意義。”如今這個目標在2019年底時徹底實現了,6年的時間讓他擁有了流利的普通話和穩重的心態,更重要的是金韓泉已成為世界第一上單選手。

  林煒翔

  S賽史上首位0陣亡的選手

  中國戰隊一直以是否擁有頂尖的ADC選手評判戰隊好壞,先有RNG戰隊的簡自豪(ID:Uzi),后有iG戰隊的喻文波(ID:JackeyLove),如今FPX戰隊的林煒翔以S賽首位0陣亡的戰績成為新一代世界冠軍ADC。

  2015年,林煒翔就在TCS戰隊作為AD選手,但征戰多年他與輔助劉青松默默無聞,兩人輾轉不同戰隊,多年的默契讓他離不開“雙子星”輔助劉青松的貼身保護。林煒翔狀態總是飄忽不定,有時能拯救戰隊于危難之中,但剛剛有了贏的轉機,林煒翔經常就會出現一招不慎,被對手抓住漏洞,再被打倒。他曾是戰隊中最不穩定的存在,但他又有著獨特的打法,對于功能型與Carry型的英雄都能表現得非常出色,如果林煒翔在韓國賽區,或許會更早地拿到好成績,但是中國戰隊總是有著下路壓制的“常規策略”,林煒翔一度被劃到LPL賽場上“最水AD”的一列中。

  2019年,是他和輔助劉青松脫胎換骨的一年,隨著主教練陳如治(ID:戰馬)的到來,將LMS賽區閃電狼的團隊精神帶到了FPX戰隊。林煒翔學會了如何在沒有劉青松的保護下尋找更好的生存環境,林煒翔不再是等著隊友來保護的AD,而是真正懂得五人的團隊配合永遠大過個人。在總決賽的舞臺上,G2戰隊就是喜歡依靠個人能力單打獨斗的戰隊,最終的結果也證實了陳如治的游戲理解是對的,那句“不是我們太強,而是對手太弱”,就是他同過去的自己最好的道別。

原標題:FPX“失意五人組”加冕新盟主

責任編輯:吉訓偵

游戲

游戲產業最新動態 進入欄目
欄目推薦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法律聲明 | 網站地圖 |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-2020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:(86)0898-66810806  傳真:0898-66810545 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瓊字001號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瓊B2-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: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:46010602000273號
本網法律顧問: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
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
大奖888手机版登录 做微商与开网店哪种情况赚钱 老重庆时时踩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陕西快乐10分 开幼儿培训班赚钱吗 北单比分奖金很高 北京时时彩规律 计算器赌龙虎技巧稳赢 贵州快三 德州麻将技巧变卡掉 福建11选5走势图表即时 疯狂玩德州最新 现在合肥做什么生意赚钱 10元真实提现棋牌游戏 开批发部还赚钱吗 类似彩名堂的免费计划软件